三级片在线观看

新风险点持续冲击下 避险黄金仍有上涨空间

时间:2020/7/13 16:31:00 1098人次浏覽


2020年07月13日 来源: 方正中期
       2020年上半年,疫情沖擊、全球央行大放水、貿易關系緊張、地緣政治升溫、美國社會動蕩等諸多因素影響,市場避險情緒高漲,避險黃金持續上漲;近期,因投資者尋求規避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帶來的風險,各國央行紛紛推出強力刺激措施,以緩解其對經濟的影響,現貨黃金突破每盎司1800美元的技術關口,創下2011年9月以來的最高水平。2020年下半年,新風險點將會陸續出現,市場風險情緒仍將會大幅波動,避險資産仍有進一步上漲的趨勢。
       一、全球疫情持续恶化 暂无明显好转迹象
       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依然是最核心的風險點,全球疫情仍處于大爆發中。歐洲疫情已經進入疫情尾聲;美國疫情失控,三季度或出現好轉;巴西、印度、俄羅斯等新興市場則延續歐美疫情趨勢,正式進入大爆發期,特別是巴西和印度,成爲當前階段的核心風險點,亦可以說已經失控。後疫情時代,美國和巴西、印度等新興市場的疫情仍在惡化,沒有好轉迹象,中國和歐洲則陸續出現零星的確診病例,非洲疫情愈發嚴重,二次疫情風險仍需警惕,不排除在秋冬季再度惡化的可能。當然要重點關注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進展,一旦取得突破,那麽疫情風險將會獲得極大的降低。
       整體來看,全球疫情持續弱化,二次疫情風險已經基本顯現,市場風險情緒再度降溫,避險需求將會推升避險黃金,故二次疫情的擔憂則是黃金短期內上漲的直接動力。
       二、超量化宽松政策将会持续 新一轮债务危机值得关注
       自疫情爆發以來,美歐等主要央行均采取超寬松的貨幣政策,穩定市場情緒,提振消費者和企業信心,避免經濟出現斷崖式下跌。各央行陸續實施了大規模的貨幣寬松計劃,包括普遍下調基准利率,大規模購債釋放流動性,啓動或擴大非常規貨幣政策,部分央行同時配合財政政策向企業提供信貸支持等等。政府方面,亦是采取超寬松的財政政策。
       具體來看,美歐央行開啓超寬松的貨幣政策,無限量的釋放流動性,美聯儲不僅在3月底宣布將無限量按需購買美國國債和MBS,而且動用大量危機貨幣政策工具,直接向美國信用市場投入流動性。美聯儲資産負債表規模從疫情前的4萬億飙漲到當前的7.2萬億,漲幅達到80%,仍有進一步上漲的趨勢。歐央行在降息空間有限的背景下,歐洲央行亦持續的釋放流動性,歐洲央行的資産負債表規模亦從4.68萬億歐元漲至6.3萬億歐元。政府方面,美國政府和歐盟等均實施超寬松的財政政策,投放抗疫基金,美國2萬億財政刺激計劃等。近期美國政府依然在籌劃萬億的基建項目,歐盟則在推進7500億歐元的經濟複蘇計劃,而英國政府一般債務占GDP的比例已經達到100%以上,其他主要國家亦是加大經濟刺激措施。超寬松的經濟刺激,大幅度提升各國的財政赤字,使得政府債務負擔飙升,而疫情沖擊經濟,企業停産或接近破産,政府稅收收入大幅下降,故政府的收入支出失衡,債務負擔或引發新一輪債務危機。
       全球央行大放水仍然在持續,主要貨幣因供給大增而出現購買力大幅下降的貶值趨勢,即使在黃金價值不變的情況下,這亦會增加黃金的價格。另外,未來新一輪債務危機風險較大,債務壓力亦將助力黃金上漲。
       三、經濟深度衰退難以避免
       受疫情沖擊,IMF、世界銀行和經合組織相繼下調2020年全球經濟預期。世界銀行表示,疫情大流行産生的快速而巨大的沖擊以及防控措施造成的經濟停擺使世界經濟陷入嚴重收縮,全球經濟今年將收縮5.2%,這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程度最深的經濟衰退;悲觀情景預測全球經濟今年收縮可能達8%。經合組織經濟預測亦較爲悲觀,全球經濟將出現6%的下降,如果出現第二波疫情,將下降7.6%。IMF則是連續兩次下調全球經濟增速預期,由于新冠病毒對消費的沖擊大于最初的預期,將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再度下調爲-4.9%。
       疫情引發的嚴防嚴控沖擊服務業和制造業,雖然5-6月份份數據有觸底反彈的明顯迹象,然全球疫情依然處于大爆發中,未出現明顯的好轉,經濟複工複産陸續推進,但是表現不及預期,2020年全球GDP出現4.5%-5.5%的萎縮的可能性大。全球2020年經濟將會陷入深度衰退中,美歐日經濟的衰退幅度要大于全球經濟衰退幅度,預計會出現6%-10%的負增長,中國經濟亦大幅下滑,但是會錄得2%-3%的正增長。新興市場經濟亦會大幅下降,印度經濟因疫情失控將會出現3.5-4.5%的負增長,俄羅斯則會出現6%-8%的負增長,巴西因爲疫情失控或出現10%以上的負增長。經濟深度衰退背景下,避險黃金的市場偏好則大幅上升。
       四、貿易爭端依然當前及未來核心風險點
       疫情時代,經濟受到致命沖擊,深度衰退難以避免,失業率飙漲,社會出現動蕩;爲了解決就業問題,實現經濟的快速複蘇,發達國家的制造業回流將會提上日程;特朗普政府爲了轉移抗疫不力的指責,將會加大甩鍋力度,將不斷升級中美、美歐等貿易爭端,轉移民衆注意力,獲得額外的貿易收益,爲自己的大選獲得籌碼;另外,在沒有新的經濟增長點前,以鄰爲壑轉嫁危機的貿易方式將會增加“額外的”收益;當然面度霸權地位被挑戰,美國政府將會毫不猶豫的通過關稅和制裁進行打壓,維護經濟和政治霸權地位。故基于以上諸多因素的分析,後疫情時代貿易爭端風險將會成爲核心風險點之一,特別是中美和美歐貿易爭端尤爲突出。
       五、美國大選撲朔迷離
       2020年下半年,美國大選將會進入關鍵期。上半年已經通過了黨內初選和黨內候選人的確定,下半年則進入2020大選的核心階段,7-8月份進行民主黨和共和黨黨內候選人提名,9-10月則進行三次電視辯論,11月3日進行全民投票並統計投票結果,11月4日則公布2020年大選結果。從民主黨和共和黨黨內民調來看,拜登和特朗普均獲得黨內提名。根據最新的民調,拜登全面領先特朗普,整體在10個百分點左右,但是還沒有獲得絕對性優勢。拜登相對確定性的選票有197張,領先特朗普的125張,但是距離獲勝仍需要73張選票,因此搖擺州依舊是大選的關鍵變數。與民主黨候選人相比,特朗普占據資金優勢,但民調支持率處于劣勢。下半年美國總統大選風險將會是核心風險之一,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均會將中國作爲競選的一個主要辯題,需要警惕其中的風險;當然我們認爲雖然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但是基于當前的全球複雜經貿形勢和特朗普的財力支持,我們認爲特朗普連任的可能性大。
       六、避險黃金仍有上漲空間
       全球疫情大流行的持續以及二次疫情的初步顯現,是避險黃金短期內走強的直接動力;而全球央行大放水、美聯儲官員對貨幣政策寬松的貿易沖突和地緣政治風險,疊加全球經濟深度衰退且複蘇相對緩慢的根本性影響,以及流入黃金支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其他投資的資金(世界黃金協會(WGC)周二表示,以黃金爲基礎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黃金持有量在2020年上半年增加了734噸,超過以往任何一整年的增持量),避險黃金持續上漲,突破1800美元關口,創下2011年9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下半年,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二次疫情危機、貿易爭端、逆全球化危機、債務危機、地緣政治危機以及滯脹危機等新風險點將會陸續出現,市場風險情緒仍將會大幅波動,疊加全球央行大放水等諸多宏觀因素影響,避險資産仍有進一步上漲的趨勢,下半年避險黃金仍有突破1921前高的可能,故黃金價格的回調均是買入的良機。
       七、黃金投資策略分析
       從今年大類資産配置的選擇上,黃金投資成爲投資者十分關注的品種和投資選擇之一,受全球新冠疫情、地緣政治事件、全球經濟整體不景氣、美國創紀錄無限量QE、歐美及新興經濟體失業率高企等綜合影響,黃金成爲今年國內外投資者的青睐,在2月至6月的行情中,黃金是先抑後揚的震蕩上漲走勢,未來黃金價格仍有進一步上揚的動力和空間。今年以來,投資者在風險資産投資上十分踴躍與積極,股票、商品、債券、基金、地産等資産的成交規模均增長,原油、黃金、有色金屬、農産品等商品吸引了全球大量資金參與,尤其是大宗商品的先大幅下行後“V”型反彈的“過山車”行情令全球投機資金參與積極性大增。
       我們預計,下半年的“黃金再貨幣化”及“西方國家央行大放水”的邏輯並沒有改變,相反全球疫情導致全球主要央行放水大大加速,在這種情況下黃金後續的價格峰值預期被大大拔高,因而會出現黃金難以深跌,一出現深跌就有大筆增量資金入場的情況;黃金的礦産供給和冶煉供給受到了進一步的沖擊,具體表現爲全球的黃金供給出現了顯著減少。因而黃金整體在牛市範圍之中,但不意味著金價是單邊上漲,而是保持整體處于上行通道,我們認爲黃金市場下半年的牛市行情中將可以采用三大投資策略:
       第一,采用宏觀對沖的配置策略。因對其他風險資産大幅下挫的擔憂,持有其他品種多頭頭寸的情況下,增配黃金多頭頭寸作爲保護性宏觀對沖,比如擔憂股市下挫而增加黃金的多頭頭寸,擔憂地緣政治沖突而增加黃金多頭作爲彙率對沖等,宏觀對沖下的投資者增配黃金未必是追求黃金頭寸的收益,而是希望整體收益曲線更加平滑,減少向不利方向變動對自身造成的損失。在2020年2-6月這輪風險資産先抑後揚的“V”型走勢的過程中,在投資組合中增配一定量的黃金可以有效將投資曲線平滑。
       第二,采用相對收益策略,相比宏觀對沖是更加積極的策略。比如增配黃金多頭的同時加入其他資産空頭頭寸,對擇時和市場判斷的標准要比宏觀對沖策略高很多。在2-6月份過程中的行情實際分爲兩段,第一段是2月底到3月下旬的風險資産大幅下挫的行情,第二段是3月下旬至6月上旬風險資産集體上漲的行情,在前半段多黃金空風險資産的策略能帶來顯著的收益,而後半段則會帶來較大的虧損,因而該套利策略對價格判斷的精度要求高很多。
       第三,采用抗通脹方式投資黃金相關投資品的策略。在金價出現超跌的過程中配置黃金。通脹指標並不等同于CPI指標,更應該考慮市場整體的貨幣投放量,在2020年美聯儲通過擴表以及增加財政赤字的方式向市場投放了超過2.5萬億美元,美國國債總量已經超過了26萬億美元,從各國的貨幣增量角度考慮黃金價格呈現5-10%或者更高的年化增長是符合實際的。